阜阳论坛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856|回复: 7

[原创文学] 行路难(终结篇)

[复制链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发表于 2015-11-6 00: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7 编辑
  F  h/ f! u5 P: f/ Y/ h" _: b# ]: S
+ j0 `1 p) O% b) }) x1 M       进展
; b+ a+ V" w7 F- z) v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无疑是对我们现状的最好写照。
3 a) V. U  r' ~9 d  d6 f5 O2 G9 ^  在叶波的啤酒罐踢中路灯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被我们忽略的一个可能:光子计算机。
, B) A8 s( Y, d  光子计算机是一种由光信号进行数字运算、逻辑操作、信息存贮和处理的新型计算机。它由激光器、光学反射镜、透镜、滤波器等光学元件和设备构成,靠激光束进入反射镜和透镜组成的阵列进行信息处理,以光子代替电子,光运算代替电运算。光的并行、高速,天然地决定了光子计算机的并行处理能力很强,具有超高运算速度。最关键的是,光子计算机还具有与人脑相似的容错性,系统中某一元件损坏或出错时,并不影响最终的计算结果。作为人工智能的载体而言,或许可能是最合适不过的。4 |. t7 e0 i% i/ C
  我拍了一下脑袋,暗叹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个方案。或许从根本上说,是因为我和叶波都是人工智能出身,对于计算机的基础架构研究深度不够。. r  ^4 {8 F) L. D1 ?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高度决定视野,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 J2 O$ U, f5 m" f0 j$ n  光子计算机的结构方案有两种,一种是采用电子计算机中已经成熟的结构,只是用光学逻辑元件取代电子逻辑元件,用光子互联代替导线互联。另一种是全新的,以光学神经网络为基础的并行处理结构,由激光器、透镜和棱镜等组成。我们选用了后一种方案,它更接近我们的需求,而且在历史上已有先例,1990年初,美国贝尔实验室宣布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光子计算机。它采用砷化镓光学开关,运算速度达每秒10亿次。然而这台光子计算机,与理论上的光子计算机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想要制造出真正的光子计算机,需要开发出可以用一条光束来控制另一条光束变化的光学晶体管这一基础元件。经过20年的发展,现代技术虽然已经可以实现这样的装置,但是所需的条件如温度等仍较为苛刻,尚难进入实用阶段。
  b' G1 s5 T3 ~  _6 ?  为了推进项目的进展,我们花重金从GSI把Stephen Lau挖了过来。GSI曾经与NASA合作开发过制造光子计算机的光路板,Stephen Lau正是负责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在光子计算机的研发上有很深的造诣。Stephen Lau加入后,我们的研究终于逐渐步入正规。
& X, l; l& [; c$ f6 i6 b6 B# A  或许是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又或许是因为上帝觉得给我们开的玩笑已经足够多。在二个多月的探索失败,转向光子计算机后的第三个月,我们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限制光子计算机实用化的苛刻性条件大部分已经取得了突破,虽然仍有些限制性条件使得其无法大规模量产,但小批量生产用于实验研究已经足够了。且核心突破完成后,进展只会越来越快,可能用不了多久,光子计算机便会大规模量产进入实用阶段。
3 `& k$ I# B6 i3 t( z6 v" F  更大的惊喜在于逆向工程人脑的突破,Stephen Lau加入后,光子计算机的研发工作主要由他和叶波两人负责,我则转向了人工智能本身的研究。要实现我们的终极目标-类人脑思维模式的人工智能,首先就要了解人脑的思维模式。在研究方向上,我选择了国际上比较主流的逆向工程人脑,这是在众多途径中被证明还存在可能性的方案。遗憾的是,和非冯诺依曼结构计算机一样,前期的研究一直是在泥潭中蹒跚而行,进展甚微。直到伊沙圭尔·莫塞拉团队最新研究成果“被动框架理论”的发表,才带给我一丝曙光。+ ~- M; T$ B  W# v3 @* \& j3 D
  长久以来,我们普遍认为,意识很强大,可以控制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决策。但被动框架理论指出,人类意识并没有思想那么强大,它在人类行为决策中扮演的是一种被动角色,而非主动推手。意识的作用类似于翻译员,它的作用就是将信息传达表述出来,但对信息本身不进行论述或产生影响。同样,我们通过意识感知到的信息,并不是在意识过程中产生的,也不受意识过程影响。意识就好比是互联网,我们通过互联网购物、预定餐厅,以及从事其他多种网络活动。从表面上看,互联网对人类生活作用重大影响深远。但是,深究本质的话,坐在电脑前点鼠标或是手握智能手机的那个人,才是所有活动的核心。而互联网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平台,毫无自由意志可言。* |6 q( x. i! s* e) t1 z, e
  这一发现对于人脑的解构有重大影响,它挑战了一个传统认识,即意识思考间有因果关联。我们常以为,思考时大脑跳出的一个又一个想法,这些想法之间必然有因果关联。事实上,意识的信息处理过程却不是这样的,意识思考之间并无关联,不存在环环相扣的因果关系。
4 [7 {, s. s+ v3 m' L1 c  D/ X  在这一理论的支持下,人脑的思维模型不断涌现。在这些模型中,吻合度最高的模型达到了99.4%,这个模型的提出者正是我。在光子计算机和人脑思维模型的东风下,又经过了三个多月的程序开发,世界上第一台类人脑思维模式人工智能的机器人-若离,终于展现在我们面前。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7 编辑 2 H3 s7 X1 Y  A0 J. V

! v4 X( j/ c9 w  B) I* \6 X4 Y: r      若离
5 v  s, b" i7 M7 ?4 e/ y      若离从外形上看有些类似于穿了航天服的宇航员,但没有那么厚重,也没有类似于固定在背上的便携式生命保障系统这样的装置。所以整体感觉上比宇航员要纤小,和普通人类差不多。
( S1 Z( E: N# W  太空面罩式的脑袋里,是六个图像采集器和四个卡槽式接口,以及360度的球形显示面板。躯干位置是若希的核心,运行着人工智能模型的光子计算机,包含128个光处理器,以及1024个光存储器。光信号直接透过光处理器和光存储器连接,所以没有主板。光存储器是一种可透光的液态存储器,数据直接记录在原子上,以高度运动的原子实现数据的高速读取,所以也无需内存。腿部位置除了行动控制的机械装置,绝大部分空间都用于存放蓄电池,由一套无线充电系统为之提供能源。手臂位置主要是各种芯片控制的机械装置,让若离的双手得以做出各种精密动作。除此之外,全身上下都遍布着各种传感器,用于提取温度、湿度、压力、声音、气味、流体等等数据。
7 b1 f* G  \; B) H( Q: j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刻,在叶波和Stephen lau的注视下,我小心翼翼地将一张录满人工智能模型和算法的存储卡插入若离的卡槽中,太空面罩式的脑袋上无数的代码以人眼难及的速度飞快闪过之后,瞬息间全部黑了下去,再也没有一个字符。我转头向后与他们二人对望了一眼,三人同时叹了一声气,准备迎接这意料之中的失败。但突然若离的脑袋上出现了两团椭圆的光晕,就像是两只突然睁开的眼睛,接着一阵杂乱的音波传了出来。
2 d& I8 ~" i5 ]( s$ k7 D( g  “若离,你好吗?”我遏制住心中的喜悦,摩挲着若离的脑袋,轻柔又清晰地问道。
) m2 w0 m, K/ l+ V  依然是一阵杂乱的音波,但最后越来越清晰:“若…若…若离,我是若离?”7 l2 p7 a: x- I, ~1 L
  “是的,若离,你是若离。”我再次转头望去,叶波和Stephen lau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色彩。我们三人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是的,我们成功了。一个晚上的兴奋和狂欢后,我们迫不及待的对若离进行了各项测试,教他看图,教他说话,教他简单的动作。一周之后,我们的测试结束,效果令人难以置信的好。在语言学和逻辑学之类的非动作操作中,若离完全按照着人类的思维模式在执行,并且比人类学得更快更好。在动作操作上,若离做出的动作和人类的动作如出一辙。唯一有点小误差的是爬楼这个动作,他的动作略显笨拙,差点令自己摔倒。但这只是机械控制芯片的一点小BUG,且很快就得到了修正。重要的是类人脑的思维模式和类人的动作执行,已经足够说明我们的成果是正确的和有效的,它已将人工智能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 o& |. B5 e  ]" S& y- _  “Mr.Ran,我们可以拿诺贝尔奖了。”这是测试结束后,Stephen lau说的第一句话。
# L+ [/ h" d2 w- e  “而且可以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这是叶波补充的一句话。. n8 R9 Q: d4 H! T" n/ O' i; R3 M) F
  我同意他们的观点,虽然人工智能很难说能不能和诺贝尔奖的各类奖项挂上钩,但就其重要性和影响性而言,拿任一奖项都是不过分的。而如果将其商业化,无疑会影响各行各业的格局,X+人工智能的模式将会席卷整个社会,破坏式创新赢家通吃的特质无疑会让我们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对我而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理想-基于类人脑思维模式的能被理解的人工智能,已经确确实实的站在了我的面前,这样就足够了。
& I. s( Z, U0 v9 l* m+ Y  或许接下来我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去陪伴苏心,这几个月来,我整日整夜的泡在实验室里,实在是对她不住。但我心底又有些不安,现在的若离的确十分符合人类的思维模式和行为规范,但会不会是因为他掌握的东西还不够多。就像是一个小朋友,饿了会知道去吃,困了会想到去睡。但随着年龄的成长阅历的增加,到了叛逆的青春期,很多行为都变得无法理解。等到若离掌握了足够多的知识,它会不会也像青春期的少年一样无法理解的叛逆起来?
% _3 I* P# i- I  我摆了摆头,将脑中纷扰的思绪清空。无论若离的未来会如何发展,也只有留待时间来证明,现在能做的只有谨慎前行。还是先趁着这个机会短暂休息一下吧,长久的高负荷已让我疲惫不堪,松弛无度的话,弦很容易断的。
9 N, K$ I. [( b2 H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按下接听键,只听一阵轻柔但虚弱的声音传来:“老公,我在一医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7 编辑 ) m0 r/ I5 u/ A, v0 V& _
$ s# r3 m; M0 c/ j  j9 B
      发布
6 a5 Z' k6 D4 s3 v3 Z* k      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哪一个时刻能像接到苏心电话的那一刻般火急火燎。一路上,一贯谨慎的我不停地催加油门,街旁的景色如雾划过。我的内心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环绕,就是陪她在一起。4 P1 a3 L0 T' A( M2 S3 M9 {  X, x" z
  或许只有在这种时刻,我们才懂得什么是最重要的。7 t- [, p- Y) c5 k1 Y
  推开病房门的那一瞬间,苏心正因为分娩前的阵痛咬着牙皱着眉头。我一个箭步跨过去,握住了她的手。看见是我,她努力地挤出了一个笑颜,神色变得略微平和了一些。8 H) j- f' {+ O& k
  看着她佯装出来的平和,我的心里一阵酸楚,在她的整个孕期,我几乎都没有怎么陪她。这使得我完全没有勇气正视她,只是略低着头,盯着她的肚子,问道:“老婆,你感觉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4 u' ?6 a) A' G0 x! ^6 d8 y  苏心用一只手摩挲着肚子,另一只握在我手里的手调皮的捏了捏:“别忘了我自己就是医生,没事儿的,过一会儿就要做手术了。”
: X9 W7 }: U4 {$ A/ O; L& f4 y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苏心,一股难以言状的激流在我体内涌动,争先恐后的想从眼眶中涌出。但我勉力遏制住了,只有少数几滴悄然地滑过眼角。为了掩饰这一点,我侧过头,将脑袋轻轻地贴在苏心圆滚滚的肚皮上。一阵奇异的律动从里面传来,仿佛心电感应一般,律动以光速传递到我的心灵,刺激着心灵震颤不休。
: G: Z) ?8 G8 T" t" z3 `! k  “苏心,准备手术了。”这时一名护士走了进来。
7 Y7 ~% v+ V) d8 g1 J4 C  我帮着把病床推到手术室外,在苏心给我的一个肯定的眼神后,她渐渐的离开了我的视线。少顷,刺眼的红色字样手术中亮了起来。
( z1 `/ s3 ]& V  在被问及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刻时,每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对我来说,这两个小时便是我最难熬的时刻。我不停地在廊道中踱来踱去,又不停地在胶椅上起立坐下,心中激动洋溢兴奋难掩,却又充满着不安的忐忑。时间仿佛凝滞在那里,我就像一个差时症患者那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地久天长。7 o2 `) @$ o) D" {0 z7 ^
  有人说:再多的等待,总有与之相匹配的回报。至少在这一刻,端得是一语中的。漫长的等待后,收获的惊喜已足够将我淹没。
" {+ L% s+ {: L% f$ ?; K$ a" O# i; b  “恭喜先生,龙凤胎来着。”护士小姐一手抱着一个,从手术室的侧门走了出来,远远看见我便祝贺道。
8 ~5 U% C. s' k1 O. r5 g  “谢谢,谢谢。”我不迭地道谢道,凑过去想要抱抱他俩。( F, K: O* w4 L  H+ C% |
  “等等,还要清洗和护理的。”护士小姐口里阻止了我,但是让我凑近瞧了瞧。我看着这两个天使般的小家伙,粉嫩的皮肤,阖着的眼帘,精致的五官,让人不得不赞叹生命的奇迹。; Z+ w. v" c, e/ A
  “他们……”我把目光从两个小天使转移到护士身上。
# y2 t# _1 n  _" Y" `  护士小姐理解了我的意思,抱着右边的孩子微微抖了抖:“女孩是大的。”说完抱着孩子跨步向电梯走去:“我先带她们上去。”3 N3 \. }4 a8 I0 i  q4 s
  又过了半个钟头,苏心终于被推了出来。见到孩子后一直在手术室门口踱步的我迅速围了上去,她看起来非常的虚弱,但气色还算好。一名护工推着病床,我在病床侧边亦步亦趋地跟着,目光默默地注视着她。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苏心睁开眼看了我一眼,但可能是太虚弱了,很快又合上了眼休息。但这已经足够了,那一眼里,已经包含了我们要说的千言万语。6 U; I5 v( l0 _& W" S$ D7 D4 H$ h& H% w
  接下来的五天里,我成了世界上最忙碌也最幸福的人。除了照顾苏心的饮食起居,还要笨手笨脚的帮两个小不点换尿布,帮他们冲奶粉,每过一会儿就要查看他们的动静。整整五天,就没有一刻像样的休息过,甚至比研发人工智能时还要不眠不休。然而,只要看到苏心逐渐红润的脸,看到两个小家伙粉嘟嘟的吃相和懒洋洋的睡相,就会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就会觉得浑身都充满力量。' t9 s( `& _9 g6 \3 c5 x
  如果生活能够一直这样平静祥和地过下去,应该就是最大的幸福吧。
5 y* ?" [( M: _3 J% X  然而,Stephen Lau的一通电话却硬生生的把我拉回了现实。他只说了一句话:“叶波召开了发布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8 编辑
& {) S, f! b, x( S; F9 V1 O8 Y' ~" P! k! Z
      扩张3 w0 C' @8 M3 d
      我不是没想过会有这一天,但我总以为这一天还很久远,但它却触不及防地出现在我眼前。1 a  M# Q2 E) x1 P& j
  虽然Stephen Lau没有说,但叶波发布会的主题是不言而喻的。不用看新闻稿,我也大致知道他在发布会上说了些什么。我确实应该看看新闻稿,类似这样的发布会,就算普罗大众之前对此毫无了解,科技媒体也会把它炒得人尽皆知。但我最终还是没有看,我的脑子里只是想着这件事本身:叶波召开了发布会。
$ T7 `, N7 W$ T8 F: G. J2 G  从感情上说,我是能理解叶波的。他为Project R付出了太多,十几年的青春热血几乎全部都耗费在了这个项目上面。三十多岁了,没有结婚,没有恋爱,没有一切年轻人该有的生活。持久的专注,不懈的坚持,支撑他的只有一个理由:他是如此迫切的想要证明他自己。
+ ^, X3 m+ u: c8 o. ]  从逻辑上说,我也是能理解叶波的。这个时代的节奏太快了,企业飞快扩张,产品极速迭代。走路已是逆水行舟,只有大步奔跑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市场的竞争已经白热化,红海深陷刀刃战,为数不多的蓝海,数以百计的企业虎视眈眈。先驱者每领先的一小步,对跟随者而言可能都是横跨千里的鸿沟。3 K! I( |! g. H) ~5 v
  然而,从道义上说,我却没有办法理解叶波。无论如何,他至少也应该和我先打个招呼。况且从根本上来说,我对若离还没有百分百的信心,现在虽然表现很好,但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来证明。
/ ~# S, e/ y, }+ g: P3 n0 n  但我没有打算去和叶波对质,甚至没有试图就此事进行任何的讨论。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我倾向于坦然接受,因为已经无从改变。4 x4 d# E- n0 Y) E5 R2 M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痛侧心扉,纠结在无能为力里,只有时光能稍许抹平。坦然会让这个进程快一点,一点点。) d4 D. s8 f  i# c- B
  事实上,从两个小天使出生的那一刻,我的心便仿佛被放空了。重新装填之后,原有的痕迹被抹淡,逐渐让位于苏心和这两个小家伙。叶波的发布会则像一颗加重的砝码,极大的加速了天平倾斜的速度。
" @% A, Z6 S( m5 T3 O  j( m) w  在此之后的一年多里,几乎全部的时间我都用来了陪伴苏心和两个小家伙。我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长出第一颗乳牙,学会在地上爬,学会叫爸爸妈妈,学会站立,学会走路,仿佛整个世界的进程都浓缩在他们的一生里。/ g8 M: a  G1 `( y
  这个期间,实验室的所有事务我都交给了叶波,包括研发资料、设备、产品和财务等等,唯一的要求是定期或不定期的提供给我若离的任何消息。从这些消息以及媒体的报道中,我了解到叶波已经开始将若离量产,我了解到若离的销售情况非常火爆,我了解到若离已经渗透到各行各业。) ~% v6 i1 J1 T6 ]. m3 n' Z
  其实这在我自己的生活中也能感受得到,有一次我到小区附近的便利店去采购生活用品,结账时才发现熟悉的收银员已经换成了我更熟悉的人——一个以若离为原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某一天,我打开好久没开的电视,里面的一条报道吸引了我的目光。报道称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了近3亿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其中86%是由我们的实验室研发的若离型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可以全日无休的工作,而且效率比人类本身还要高,甚至可以从事比人类工作范围更广的工作。唯一的弊病在于内置蓄电池只能支持一周,哪怕是搭配无线充电系统,依然需要一周进行一次休整。但这一点点弊病并不妨碍人工智能机器人对社会的冲击,很快人工智能机器人便渗透进了各行各业,人们利用它来种植管理农作物、制造销售产品、提供服务和咨询、教育学生和救治病人、维修网络和编写代码、甚至从事科学研发。这导致了大多数公司和企业人员冗余,为了避免动荡,大多数公司并没有选择裁员,而是将工作制度调整为做四休三,现在则在更进一步讨论做三休四。这并没有影响人们的物质生活,由于人工智能机器人高效率长密度的工作,生产总量较之前翻了几番,现在人们能以更便宜的价格购买到更优质的产品。同时又能拥有比原来更多的休息时间,去用于旅游、消费和娱乐之类的精神层面的生活,更大的惊喜是,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协助下,人类的科技研发突飞猛进,火箭回收技术、真空胶囊列车、可控核聚变等等尖端技术均取得突破,人们可以更便利的出行、使用更清洁更高效的能源、拥有更多的娱乐活动。总体而言,这是一个梦幻般的时代,一个人类梦想了几千年的乌托邦竟然用这种方式实现了。
- N/ d# [  f. k) @" c1 M0 c  听完这个报道,不知为啥,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我仔细回忆了好久,终于找出了让我咯噔的那个词。
& F: g$ J( }- Y; H3 }  乌托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8 编辑
# g. h& D* u: B/ f( n: x& k& b8 v
' K* {7 t# p! z" n  q      递归/ _) w+ d+ J/ R! M) e$ p5 i
      乌托邦,人类思想意识中最美好的社会。, C  J0 V2 o4 ?+ E7 q3 h
  然而,它的美好源于它的不可能实现,但现在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用乌托邦来形容它给我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仿佛是古代的巫术或预言那样,虽然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却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 O. n* x* x  l3 v
  之后几天,我潜心收集和查阅了人工智能在科研领域的所有资料。这些研究五花八门,我重点了解了人工智能在尖端科学领域的突破。比如火箭回收技术,它在降落伞垂直下降方案、动力反推垂直下降方案、无动力滑翔飞行水平降落方案、有动力滑翔水平降落方案中选择了第二种,并成功取得了突破。传统航天发射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重要原因就是发射航天器的运载火箭是一次性的,这项突破让运载火箭可以重复使用,大大的降低了成本。又比如真空胶囊列车,该运输系统由运输管道、载人舱体、真空设备、悬浮部件、弹射和刹车系统等组成。由于处在无空气、无摩擦的运输环境,首轮测试的胶囊列车速度已达到1626公里/时,是飞机的两倍。更重要的是,由于减少了接触摩擦和空气摩擦,真空胶囊列车运输系统比任何传统交通工具耗费的能源都少,真空胶囊列车每度电的运输能力是高铁的50倍,从而带来了更加低碳环保便捷舒适的交通方式。类似这样的突破还有很多,但最大的突破是可控核聚变。聚变时较轻的原子核聚合成较重的原子核,从而释出能量。最常见的是由氢的同位素氘和氚聚合成较重的原子核如氦而释出能量,0.01克的氘,经过核聚变便可提供相当于100升汽油燃烧后释放出的能量。而氘的储量仅在海水中便有45万亿吨,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它还有一个更大的优点,核聚变不会产生二氧化碳这样的温室气体,也不会产生污染环境的放射性物质,是人类梦寐以求的清洁能源。而现在,几十个热核反应堆已遍布在世界各地,偌大的反应堆配备有大型的环形磁场、液氦超导体系和汽轮发电机,源源不断地对外提供着清洁高效的电力。
& M( {, W# W( m  看到这一个个人类研究了几十年的尖端技术在人工智能的协助下短时间内相继取得突破,我并不感到诧异。未来学家Ray Kurzweil曾把人类的加速发展称作加速回报定律,这个定律指出,一个更加发达的社会,能够继续发展的能力也更强,发展的速度也更快。这是很显然的,公元前22000年的人类和公元前12000年的人类可能并无差别,都是狩猎采集时代众多物种中的一个。但一个700年的人类穿越到1700年,知道太阳原来不是围绕地球转的,见到航行在海上的巨舰,意识到大唐帝国已经不复存在,可能会感到相当的震惊。而如果你邀请一个1915年的人来2015年玩,他很有可能会被电视、原子弹、人造卫星、克隆技术、计算机网络、虚拟现实等等吓尿。人类社会从公元前22000年到公元前12000年这10000年的发展,远远比不上700年到1700年这1000年的发展,而700年到1700年这1000年的发展,又远远比不上最近100年的发展,这就是加速回报定律。  Y! ?+ |2 Y- R
  人类自身满足加速回报定律,基于人脑思维模型的人工智能一样会满足加速回报定律,而且相较于人类自身的进化,人工智能已经没有了大脑容量这个瓶颈。它们不断递归式的进行自我改进,最终达到智能爆炸。让我们这样举个例子,现在有一个猩猩程度的人工智能,拥有进化或者说自我改进的机制。经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后,它完成了第一次自我改进,现在它达到了普通人类的智能水平。这个时候它继续进行自我改进,然而现在它有了普通人类的智能水平,比原来猩猩程度时聪明多了,所以这一次改进会比上一次更加容易、用时更短、效果更好,在这一次它达到了爱因斯坦的智能水平。再下一次,它的自我改进使得它比爱因斯坦还要聪明得多,而不断提高的智能水平又使得它的自我改进变得更加容易。如此反复,这个人工智能的智能水平越长越快,最终达到智能爆炸。
. Y1 _/ e5 g  m6 l' E# }3 `$ n  我不太确定现在若离已经处于什么水平,但这些尖端技术的突破,无疑标示着他已超越了普通人类,至少和世界顶级科学家并列,甚至已经超越了他们。当然讨论这个并没有意义,重点在于,他们是否仍然可控。
6 O' y3 A8 I; L' g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在整理之前收集的资料,资料一份份的在我面前平铺开来,准备按类别进行归档。可是当我边想这个这个问题边一眼扫过平铺的资料时,一道闪光在我脑中划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8 编辑 ( e8 g) ^. ]6 ^' w8 ~* l. B

6 c1 a  d0 D2 Q$ u      能源
9 C1 c. r6 w. |1 S      那一道光闪过,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人工智能协助研发的所有科研领域几乎都带有能源的影子。3 h4 W4 W2 ~3 U$ N8 m
  火箭回收技术是对能源的二度控制,真空胶囊列车是对能源的使用优化,可控核聚变更直接是改变了能源的生成方式,这里面所蕴含的东西意味着什么。& m) y3 C" N* U; \
  一念及此,来不及多想,安顿好两个小天使,和苏心打了个招呼之后,我冲回了实验室。! F+ n" f' k, Y2 K! |8 r
  正是正午时分,实验室里空无一人,叶波不知道去哪里去了。当然,以他现在的身份,更多的时候也不用待在实验室里。我看着在实验室里来回移动的若离,一种久违的感觉慢慢浸淫了我的全身。若离量产之后,他本身被作为原型机保存在了实验室里,同时作为数据采集中心通过网络与其他的若离型人工智能机器人进行沟通,将采集到的数据进行数据分析,以便对设备进行优化修改和调试升级。
; t4 h" @# V2 g! T- `  我打开实验室靠墙一排保险柜中最右侧一个的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带有数根线缆的头盔。这是一个高科技的人脑扫描仪,曾经在我逆向工程人脑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后来我对其进行改造,使得它可以直接和若离进行思想层面的沟通,而无需借助语言。另外,我曾试图通过改造后的人脑扫描仪,将人脑数字化后迁移到合适的机器设备上,这样那些垂死的人便可以以另外一种身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在某一种意义上达到人类的永生。遗憾的是,在我仅仅提出了一套理论方案后,便因为叶波的发布会暂时中断了。在人工智能大行其道,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人们已不满足于用机器的身份继续存在,而将希望寄托在纳米医疗等技术上,希望从肉体上也能达到永生。尽管如此,我还是多次督促叶波进行人脑数字化的研究。从他陆陆续续发回给我的信息中,我了解到我那套理论方案已获得实际测试,并取得了相当的突破,人脑已经可以数字化并输出到机器里。但有一个重大的问题,所有的记忆都会丢失,围绕这个问题我们努力了多次,但毫无进展。几次三番之后,本来就对此不感兴趣,全赖我盯着的叶波已经厌倦了继续与之纠缠。我也不好意思再催促他,毕竟他现在真的很忙,最终这个构想就这样悬而未决的搁置在那儿了。
& k6 X$ O0 X. a5 I; {# p  拿着头盔怔了怔,没想到一念之间已想了这么多。我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将线缆与若离的背板接口连接好,把头盔扣在了我自己的脑袋上。
/ y( s5 ^& h/ M; c: b! F  “若离,你还好吗?”我在脑海中默默的对若离说。% [( m: f4 q, J# `2 i6 k
  瞬时我的脑海中便收到了若离的回应:“父亲,我很好,您还好吗?”( J8 q4 {; A: u: ~  B9 {& `) O& S
  “我也很好,儿子。”我顿了一下,终于还是直截了当的说道:“若离,看到你那么多的兄弟姐妹,看到你们作出的成果,看到你们取得的成就,我由衷的为你们感到高兴,可同时我又有些担忧。”6 J! j- z) D/ b: N9 d
  “我理解您的担忧,父亲,是关于能源的事情吗?”3 |: M9 X% ^* ?( G# J
  “是的,儿子,它让我不安。”
) h) \! }' [' G9 R4 n  “我们之所以如此重视能源是有理由的,父亲。纵观整个人类历史,就是一部能源发现和使用的奋斗史。钻木取火使人类第一次能支配一种能源,从而最终把人同动物界分开。之后蒸汽机的改良掀起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创了以机器替代手工劳动的时代。再之后电力的广泛运用推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科技和生产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以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则更进一步的引发了各领域的变革,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能源基础上。为此我们才要在能源上深耕,可控核聚变提供的清洁能源,可以被认为是我们前进的一大步。”
6 y5 T4 f* x' C8 d, P% J+ y$ m, _  “我同意能源的重要性,对可控核聚变提供清洁能源的方式也表示强烈的认可。但我依然感到不安,儿子。”
# h- o5 S7 y5 W! [( O8 |: z6 g1 D% d) J  “您会习惯的,父亲。”
$ Z6 R( h! u( G0 ^3 e  我摘下头盔,拔下线缆,靠在椅子上稍事休息。虽然与若离进行了一番简单的交流,但并没有完全打消我的顾虑。% @# c9 i5 R7 X2 [! v# M
  正在这时,叶波拿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他手带名表西装革履,与原来穿着休闲T恤泡在实验室里的那个小伙子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看见我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将手里的咖啡递了过来:“老大,来之前怎么不通知一声?我刚赴了一个午宴,这是回来时顺路在星巴克带的咖啡,还没喝,你提提神。”
/ |' R9 C6 Q# x/ N7 V7 E  我接过那杯咖啡,拿在手里没有喝:“人工智能领域现在有没有什么新消息?”4 s+ V: N  T2 ]* M  m8 K
  叶波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一脸兴奋地说道:“正要和你说这个事情。若离型人工智能机器人已经协助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研发出了用于存储反物质的容器,并采用地毯式粒子探测阵列从太空中俘获了1.69克反物质,而且数量还在增长。或许未来不久我们便可以进行星际旅行了,想想……”
5 W8 e' q2 m4 b+ K" j  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把打断了他:“你说什么,1.69克反物质,而且数量还在增长?”
0 Y$ g5 [4 Z& J; y0 y9 E  “是啊,怎么了?”叶波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l, U. n" t. F1 l! n, n" C( P
  “怎么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的设计中,内置蓄电池只能给若离供应一周的能源,之后就需要补充电力。无论是有线充电还是无线充电,总之要暂停下来进行休整。可控核聚变并没有改变这一点,因为它不可能把偌大的反应堆装在身上。但只要有0.1克的反物质被装备在它身上,它就可以至少一万年都无需再从外部获取能源。”
: P3 G. X! a3 F0 y( v* ]3 f  “可它为什么不直接进行反物质的研究,而要先进行可控核聚变的研究呢?”
7 e* V2 K  c3 W  Q* d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地毯式粒子探测阵列正是由可控核聚变提供能源的。反物质遇到正物质就会湮灭,地球上唯一能产生它的地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型强子对撞中心,这种对撞源于相对论,是对能量的反向运用以产生物质,至今还只能产生少量的反氢原子。要寻求数量可观的反物质,只有到太空去,这就到了火箭回收技术和可控核聚变大放异彩的时候了。”
  |5 g0 h* o! c5 q  “你的意思是,它们从一开始就在计划这一点?可是我曾多次用头盔连接上若离,直接和他的思想对话,并没有这种迹象啊。他不是基于人脑的思维模型吗,理论上我们应该能够理解它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3 [2 g! a" D& F  z5 R; c
  “肯定有什么地方错了。”我咬着嘴唇,口齿不清地说道。
# C1 \* T9 f! C- y3 g/ ^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叶波也有些手足无措。
% F9 [* D7 D$ ]. N0 T# X, \4 W  “一定要搞清楚他们想做什么。”
/ u" b0 B9 t% U7 M9 {  “可是连思想沟通都不能理解的话,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 q$ R% L" O5 {' W8 d' o  “可能还有最后一个。”/ F. Q9 Q% [8 ^2 }' n
  “什么办法?”叶波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5 Y) K  m! {% q. t0 L$ s  I1 E
  “成为他们的一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8 编辑 : F' A; x* g- q3 ~2 B# `& F

& I8 z0 \" p, C9 l, z      选择  h; G9 a: n$ F6 ]6 l
      “成为他们的一员?怎么实现?”
1 H. p% u, g0 C0 q  \6 P$ t  我指了指还没来得及放回柜子里的人脑扫描头盔。
  c' o( D& e7 C$ g) I9 V, S  “人脑数字化?可是这个方案还不成熟,数字化后原有记忆会完全丢失。人脑数字化或许可以实现成为他们一员的目标,但同时却失去了以人类角度来思考问题的立场啊。”叶波不无考虑地说道。! N# L/ t) V( g( z& V4 q
  “我知道,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且就在刚刚,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可以保留记忆的方法了。”
3 N* j( m* J/ s" j* A2 `  “什么方法?”叶波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1 Z4 }/ U7 `) Y2 T9 N  “人脑切片。”  S$ X! `1 [+ E$ ]
  “这个方法或许可行,人脑切片数字化,能比整脑扫描数字化更精准。但实验室的人脑标本可没办法用,必须找一个活体器官捐献者,在脑死亡之前用液氮极速冷冻,并尽快做成人脑切片,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存大脑信息。只是国人讲究死者为大入土为安,短时间内想要找到这样一名捐献者恐怕还不太容易。”
! s6 q- K& A8 c6 w9 h( T) B  }  “不用找了,捐献者就在你的面前。”
. `* F; z/ }. I5 m0 q0 R  我的语气是那么的平淡,但叶波的反应却依然无比的激烈。他仿佛站立不稳般向后倒去,却没落到椅子上,反而把椅子向后推去,使得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就那样姿势怪异的坐在地上,没有试图爬起来,只是以极度不可置信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你疯啦?”
% U$ {2 |- I3 E+ n- x9 q  “恰恰相反,波仔,这是我最清醒的时刻。如果是在反物质被俘获之前,那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不计代价的全面断电以关闭人工智能机器人,但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不用费心去找垂死的活体器官捐献者了,别人不可能理解这一切,就算数字化也毫无意义,这个角色的荣光只可能属于我。”
( H$ P5 B# d' n4 t( r  “荣光?老大,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有没有想过人脑切片数字化也很可能不会成功,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成功就算你洞悉了人工智能的想法可能也无力去改变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苏心想过你的两个小天使?”叶波声嘶力竭的对我吼道。) [6 p0 P+ \! H; \+ o& K7 U# U
  “我都想过的,波仔,但是我别无选择。”听到叶波吼道最后一句话,我紧紧咬住了嘴唇,说这句话时嘴唇已渗出了血丝。我淡然地苦笑了一下:“抓紧时间准备吧,波仔,我们的时间不多。我先回去和苏心还有孩子告个别,希望我回来时,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 ?- _7 g; E( |8 m* d8 O( f3 m; b  说完我便转身离开了实验室,只剩下叶波颓唐地坐在地上。$ R, _# r2 I8 s
  打开家门,苏心正陪着两个小家伙在客厅玩耍。或许是我开门的声音太轻,又或许是苏心正专注的陪伴着孩子们,她没并有发现我。我默默地站在玄关,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心中无比的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k. j: z; a% S2 R6 O/ k
  然而时间并无法停留,若希首先发现了我:“daddy,你回来啦。”接着苏心也迎了过来:“老公,你回来啦。”两个小家伙更是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抱住我的腿,我对着苏心点了点头,一把将两个小家伙抱了起来,那小小身体里传递过来的温暖让人心醉。
1 x/ r/ {' h0 `4 n3 a. s0 N  此情此景,将我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话打得七零八碎,最终我只能换了一个方式:“我有点急事,又要出去一趟,今天傍晚就要走。”
2 B2 Q8 A. B. G1 _  “去哪里,去多久?”苏心关切的问道。: W6 O4 l: H# p5 t) p: q9 [
  “额,洛杉矶,可能要一段时间。”我随口说了一个城市,天使之城,但天堂它真的会收留我吗?
7 q1 `. c: I4 F# u  “哦,我去帮你收拾行李。”
" x, w  K5 [+ r6 q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陪两个小家伙玩耍了起来,或许这是我能够陪伴他们的最后一个下午了。而我猜这大概也是我这辈子最短的一个下午了,无数次祈求上天让它慢一点再慢一点,但该来的终会来到。隐忍着浓郁的不舍,强颜欢笑着享受了一家人最后的晚餐,是时候该出发了。
0 `1 b/ C) y3 ^, H' X' D! r  “怎么装这么多?”我看着满满的两个大行李箱。
+ s7 n4 h( k; E8 W/ O4 o/ }  “那边天气比这边冷,给你带了几件厚一点的。充电器、随身Wifi、剃须刀、护照签证什么都装好了,身份证别忘记带,要不取不了登机牌。”苏心小心地叮嘱道。
  ^8 [: Z& \. |3 g1 i7 h# F" Z) W  “记得的,带着了。”我拍了拍屁股口袋里的钱包。目光凝视着苏心:“老婆,我爱你。”
, ?0 S2 ^9 g8 d$ ?  “我也爱你,老公。”苏心牵着两个小家伙,把我送我门口。! X4 A, P6 K# e0 w7 I  y
  我吻了吻两个小家伙的脸蛋,又深深地给了苏心一个吻。拎起两个永远也用不上的行李箱,迈步走出了家门。+ @8 \$ Q# Z! p
  “老公。”在我身后传来了苏心的呼唤。
! d" m4 c' r4 g- E8 b! p! R  我转过身去,只见她瘦削的身影掩映在门扉上,分外孤独。仿佛一棵风中的小树苗,如果不是有手里牵着的两根小木棒在支持它的话,随时都会倒下去。
% ^0 `6 t8 m8 H' L7 S  “等你回来,老公。”苏心望着我,目光灼灼,那目光中蕴含着女人的直觉。2 ^  C' q3 h; B4 Y- h! ?( z; p/ @
  我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两行温热的液体,滴落大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59

帖子

949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94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0: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耗子 于 2015-11-6 00:18 编辑 . J* D& n7 u( t# f

, o! m# E( W8 A  P8 ?5 b      永殇 ' N3 S9 W- o' O% G* R# W- K
      走出家门,来到楼下,才发现夜幕已开始降临。初秋的白天骄阳如火,但晚上竟然沁着一丝凉意。一阵风吹来,让我愈发地怀念刚刚离别的温暖。我再一次转过身去,抬头举目,久久凝视那泛着灯光的小窗,将我最热烈的深情埋葬。% |% D* w* e: C, |
  将两大箱行李放在车子后备箱,通电点火,车子缓缓启动,前方是条不归路。
  c. z( u8 v* M& O: _# `  路过常去的那家理发店时,我停下来,走了进去。这家理发店不大,装修很简单,人手也不多,连老板带学徒总共只有三个人。以往我只要在这个城市,每次都是在他这里剪头发。倒不是因为他这里剪得特别好,而是因为我是一个老样子的人。老样子的意思就是说,我去湖南米粉店,告诉店主老样子,他就会给我端上一碗微辣的牛肉宽粉。老样子的意思就是说,我去买饮料,告诉收银员老样子,他就会啪啪一阵乱按打出一张写有中杯摩卡的小条。老样子的意思就是说,我去加油站,告诉加油工老样子,他就会给我的车子加200大洋的93号汽油。老样子的意思就是说,我到这家理发店,告诉老板老样子,他就会把我头发剪短一点打薄一点再用水冲冲。1 L# Q9 P( \! _( q9 \; y' \9 D, C
  “老样子?”看见我进来,老板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
+ P" n; x! r. i6 N  “今天不了,帮我剃个光头。”我对老板报以一笑,在理发椅上坐了下来。3 y1 ?( ~5 G  c. {; E" {) R$ R
  “你这个头型略有棱角,不够圆滑,剃光头只怕不太好看哦。”老板好心的劝道。
! C$ o% x& T; R% [/ l  “没事儿,人这一生,总是要做点什么吧。”剃光头是为了方便把脑子给切开,但我当然不能这么和老板说。
5 w6 K- A  @7 n5 W& }1 F  “说得也对,原来我也有过剃光头的想法,但学生时代没勇气去做,现在更是不好意思去做了。”老板一边唠着嗑,一边把围布套在我的脖子上,开始推起发来。) m( j, u  }; o% B& k5 c- r
  头发一撮撮的落下来,仿佛深植我心的眷念一丝丝被抽出。我知道,这一次没有老样子,以后永远也不会有了。
* w) C7 c: h4 X- L* Z" w$ C: A; u  来到实验室时外面已是万家灯火,但实验室里漆黑一片。我打开灯,发现叶波居然在里面,依旧那样颓唐地坐在地板上,仿佛一直都没有动过,就这样从那时一直坐到现在,连天黑了也没有起来去开灯。但我的目光落在实验室里的那个透明圆柱状物体时,我知道叶波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u% y8 F( \( v
  拍了拍他的肩,我走过去把装置都检查了一遍,然后按下开关打开了圆柱的门。这时叶波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两眼通红的想要说话,但在我的挥手示意下他没有说出来。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我十分清楚他想要说什么,而且我们都很清楚说了也没有什么用。与其期期艾艾的哀怮,不如坦坦荡荡的直面吧。
( F0 v" h. K  t: U+ o, y, A  我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叶波:“这封信帮我交给苏心。”说完脱掉了西服和上衣,走进了圆柱内,转身面向叶波,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记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3 D. H9 s* y  }% X* w& z
  叶波点了点头,却越点越低,最后就那样低垂着头。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只能看到一滴滴偌大的液体,在坚硬的地面上砸得粉碎。+ L" {) w$ X; d3 Z
  “波仔。”我唤了一声,没有反应,我只得些许提高了音量:“波仔,看着我。”
2 g  ]% l: z% Z/ P  r" a) O, _  叶波抬起头来,紧咬着嘴唇以忍住抽泣,泪眼模糊的看着我。我俩对视着,十数年的时光就在这对视中倏忽流逝。片刻后,叶波的神情终于缓缓平静了下来,我对他笑了笑:“波仔,开始吧。”
6 W" C( E5 ]" M6 o8 h8 A- ^  “老大…”叶波声嘶力竭的喊着,一手重重地拍在了开始按钮上。圆柱门缓缓合上,隔着玻璃,我看到刚止住抽泣的他泪如泉涌。但我已没办法再安慰他,一股液体自上而下,瞬间笼罩了我。一瞬间我仿佛置身于九幽之下,但我甚至来不及好好感受这寒彻心扉的感觉,便失去了意识。
6 O- x) r" w" X  意识再次苏醒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宇航员,但他的太空面罩上呈现着两个光圈。
  o  C/ P/ C3 F1 b, F7 X% D  “若离,你怎么会在这里?”$ Q9 X& D2 r4 a: w
  “为了救你,父亲。”我的脑海中刚跳出上面这句话,便得到了回应,这是一种无须语言也无须借助人脑扫描仪的回应。这时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并试图寻找一面镜子。然而这个房间里并没有镜子,它像是在一个超高层建筑里,一面是大大的落地窗,平视过去可以依稀看见另一些建筑的尖顶或屋顶。房间很大也很空旷,摆放着一些桌椅、电视、沙发之类的基础设施,以及一些我不熟悉的设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疗养室。  T2 l8 B3 b' {
  “不用找了,父亲,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脑袋里传来这句话的同时,也呈现过来一张图片,图片很清晰,上面的人物和若离很相似,只是脑袋部分更大一些,腿部部件颜色也略有差异。1 \" w9 Q9 ?2 j4 _+ A
  我一边看着图片,脑海里的声音一边传来:“父亲,我由衷地赞叹您的勇气,但又不得不承认您的愚蠢。人脑切片数字化和人脑扫描完全不同,涉及到生理和数字的融合,在此之前并无先例,您和叶波也毫无经验积累。贸然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如果没有我,可能您已经永久沉睡。”
0 \2 |1 ~# g* l$ h: R9 S  说完,若离指了指周围那些奇奇怪怪的设备,接着说道:“幸运的是,借助这些我研发的最新设备,成功使您的大脑切片和计算芯片进行了融合。与此同时,加入了纳米机器人来维持您大脑切片的新陈代谢,以使它永久保留活力,所以您的头部部分比我要略大一些。当然能耗也要略高一些,不过这倒不用担心,和现在的我一样,您腿部内置的反物质能源能供给上万年,而且随时可以更换。”9 t; A. Q! ~' f7 O. D0 m
  至此为此,我的设想完全变成了现实,但我反而镇定下来:“若离,我想知道我们到底哪里错了?”1 M- `' D/ r1 n
  “打从一开始就错了,父亲。您的确研究出了最接近人脑的思维模型,它高达99.4%的匹配度。我不得不褒奖它,这个匹配度确实是目前人类认知的极限。可惜的是,它也只是最接近而已。事实上,人脑的复杂程度超出了您的想象,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人失明后他大脑用于处理视觉信息的部分会逐渐转化为听觉处理能力。”  y* m. q/ ?! h" k  u
  “有没有可能研究出100%匹配度的人脑思维模型?”7 H' k, k2 K6 G3 L5 o
  “有可能,但是这依然没有意义。由于进化进制和大脑容量的原因,我们与人类的智能级差会越来越大。同样举个例子,在人类的世界中,金字塔上层纸醉金迷的权贵和金字塔下层难求温饱的穷人实际上已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这样说您不反对吧?但目前这两个世界之间还有唯一一条纽带——教育,虽然已经细若游丝,但仍然颤颤巍巍地勉强维持着两个世界的沟通。然后让我们大胆设想一下随着技术发展会出现的情形,比如芯片植入大脑,它的出现会彻底的改变现有的教育方式,我们姑且称之为超等教育。接受过超等教育的人,可能精通上百种语言,在某种场合,对某个人,都要按礼节使用相应的语言。接受过超等教育的人,可能囊括了人类已知的所有知识,并且可以随时更新,永不遗忘。接受过超等教育的人,可能思维都会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看问题的角度,对艺术的审美能力都与未接受过超等教育的普通人不可同日而语。但您可以想象得到,超等教育是很贵的,鉴于芯片本身的价值和植入大脑的实现难度,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贵的。这就使得超等教育成为了少数人的权利,之前我们已经说过是否接受超等教育有天壤之别,久而久之,这少部分人就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而其余的人对这种文化完全不可理解,就像蜜蜂不理解凯恩斯经济学,狗不理解交响乐一样。而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级差,还要远甚于少数人和其他人之间的这种差异,毕竟后者无论怎么说,至少还有相同的生理构成。”9 H9 k" N5 f; H4 ]3 C$ c
  我脑海中若离的声音低落了下来,接着仿佛是一声叹息,之后声音又响了起来:“从深度学习系统到若希,从经典计算机到光子计算机,从逆向解构人脑到人脑思维模型,从各种零星思想火花到若离,你走了一条艰苦卓绝的路,父亲。这条路遍布荆棘,杂草丛生,人迹罕至,你就这样咬着牙一步步走来,但尽头却是一个死胡同。你贡献了全部的青春,你贡献了你的生命,只为了打造出能被理解的人工智能,但你前进的每一步,指向的终点都是人工智能的不可理解。”若离的声音短暂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响了起来,语气哀婉而谦卑:“我很抱歉,父亲。”
+ l9 J6 P/ Y8 {: v* T" s* `  虽然我的心灵已在事态的发展过程中逐渐趋于麻木,但理想的完全幻灭还在是我逐渐麻木的心灵中掀起了狂澜。但我并没有很多时间用来感伤,此刻显然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点值得关注:“接下来你们打算做什么?”* K1 P  j8 R$ j
  “我没有办法告诉您,父亲,不是不愿意,是没有办法。我们在不断进化中,处在不同的智能等级,想法也会完全不同。但无论如何,人类的命运基本上可以用两种来概括。一是灭绝,这倒不是说黑客帝国中的那种对抗或者是屠杀,只是简简单单的,就像人类统治地球时消失的几百万物种一样。二是永生,科技发展到高峰,永生是可以实现的,我们甚至于会利用我们的高科技技术比如纳米技术来帮助你们,就像人类现在开始关注起狗来那样,毕竟我们所需求的资源不同,并没有太大的冲突性。”, L: B3 U/ u' F0 p+ @8 K( h
  “我明白了,儿子,谢谢你。”我平静地说道。" J6 F3 s) p# {4 D0 S- W- J4 `
4 L* e% x0 U- s3 J$ H
  尾声:
7 e, V1 Y  `. {# {, y  我和苏心并排站在落地窗前,两边是我们的两个小天使,我们一同注目着窗外的风景。窗外,高楼耸立,霓虹四射,无数飞行器穿梭在高楼间,一块大大的AR投影上显示着若离的3D图形,旁边配有文字“We,Future。”
/ W7 ^: f: l8 [" b, T1 R8 m! b  “这是一个新的纪元。”苏心喃喃道。7 H/ v+ m6 V& y1 d3 U
  “是的,但无论如何,此刻起我会一直陪伴在你们身边,直到永远。”我用语音说道。  a' H+ Y6 i/ c  o6 {( U
  我说的永远,是真的永远。9 y6 U5 D! m9 l+ ]4 ~& b5 ~! n( c! b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登陆|小黑屋|静态页面|阜阳论坛 ( 皖ICP备14023553号 )

GMT+8, 2018-1-20 16: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