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论坛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6|回复: 2

[网络转载] 太和县公管局招标代理混乱 龙建辉局长为何不作为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118

帖子

1733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1733
发表于 2018-7-10 00: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开招标,曾经被官方和媒体解读为反腐的有力措施,诸不知这种貌似公正公开的招标到了一些权力拥有者手里就完全失去了招标的意义,反而成为疯狂贪腐的遮羞布,在公开招标的幌子背后,是权贵们丧心病狂的敛财手法!. N! D2 v2 l5 |* Z" M

( c6 [3 R) B7 [+ Y4 y8 {   阜阳太和县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2014年12月挂牌成立,开始是局长徐伟自己负责这项业务,业主代表找徐伟抽取代理公司,抽取过程只有业主代表和徐伟知道,有阜阳本地代理公司和财政局的领导抱怨称“阜阳本地的代理公司没活儿干,抽到的都是大城市头衔的代理公司,早晚要出事”。我问代理公司为什么会这样,他说“这是你们局长搞的,你懂的!我们也不打算在太和做了,在太和揽业务付出的成本太高”!其实我不懂,直到2016年4月20日因提建议被徐伟局长殴打致伤,我都不知道他是怎样抽取招标代理公司的。另一家代理公司称,徐伟告诉他太和是在阜阳市经备案的代理公司名单库中优选了十几家进行抽取,曾信誓旦旦表示公平公正,然而长期以来,我局无人对其进行考察评定,它也从未被抽中。“徐伟打人案”案发前,从乡镇里调来一个人,他就是在徐伟打人案中替徐伟作伪证、使局长徐伟逍遥法外的赵刚。赵刚为徐伟“立功”之后,不但顺利入了党,徐伟还把抽取招标代理公司的重任交给赵刚。那时已有财政、纪检等监督人员和专门的抽取室,有一次,我对神秘的抽取室感到好奇,进去看了一下,赵刚警惕地给徐伟打电话“报警”。听在场的人说是在15家中进行抽取,这也和徐伟对外宣称的一致,也与在场业主誊写的入围代理公司家数一致,而我发现箱子里的乒乓球是20个,我趴在箱子口重新数了一遍之后,问赵刚怎么回事,他匆忙驱逐我并称“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事后,徐伟说“在15家中抽取,肯定是15个球”却拒绝到抽取室验证球数。多出来的那5个球是用来重复的?以便提升某几家的抽中几率?这其中的猫腻早有耳闻,我亲眼所见后更感到吃惊。
& I3 W  w1 C4 a" C/ e& b( S! _0 G" Y8 J3 [5 r
   2017年8月下旬,徐伟被调离,新任龙建辉局长到任,他刚到任即开始研究代理公司花名册并告诉我,他要把之前做的不好的一个一个删选掉。显然,他很关心招标代理公司抽取事宜。11月7日下午,宫集镇领导和县二职高领导来我局抽取代理公司,我到抽取室监督,根据抽取规则,有20家可进入抽取范围,业主代表先在阜阳市公布的88家名单中抽取10家,再有我局人员抽取10家,不过,业主代表的抽取自由受限制,比如,业主正要勾选名单末尾处的代理公司,被赵刚制止,赵刚称“后边那几家曾抽中不来,不能选他们”,对此,有些代理公司和业主都有意见(事后经采访得知),认为赵刚此举明显干扰业主的自由选择权;而我局人员抽取10家,里边的故事比较多。我原以为也是在88家中自由选取,跃跃欲试,赵刚抢先从业主手中截走代理公司花名册,称“能让你监督已经不错了”!我致电龙建辉称,如果自由选取10家,长期让赵刚操作容易导致权力寻租。龙局长称有10家是我局经过综合评定、研究确定好的信得过的代理公司。随后龙建辉又补充说除了10家的优选名单,还有一个20家的大名单,前者是在后者的基础上优选出来的(有录音)。抽取现场赵刚有权力决定哪家可以入围,入围之后才可能在乒乓球抽取环节被选中。抽中后,赵刚用手机通知代理公司。我局参与抽取不合适,对代理公司进行所谓的综合评定处于保密状态,更不合适!当我向龙建辉要代理公司优选名单时,他竟改口说不知道这个名单,是让他们弄的,说他当时忙于政府会议,压根没办法把关。龙建辉说他也不敢向赵刚要这个名单,他说在调查清楚前不敢惊动赵刚。没人把关就敢让赵刚随意决定哪家代理公司可以入围,谁赋予龙建辉这么大的权力?!这种权力是否合法?这容易导致权力寻租。在场监督人员对此无从监督,我的监督只能是个摆设,外单位的监督员更不知道赵刚的抽取规则和内定的优选名单,赵刚的权力自由极易滋生腐败。赵刚是在替徐伟作伪证后才得以接触代理公司的抽取并拿到了局长办公室的钥匙,本来就有交易。赵刚一旦拥有决定某家代理公司是否入围的权力,利益输送很难避免,这种游戏规则很可怕!张宝作为副局长曾因侮辱他人被公安机关处罚,赵刚作为屡次违法者无权在张宝个人安排下代表我局抽取代理公司。龙建辉辩称将于11月8日上午由全局人员重新讨论研究出新的优选名单,说目前的名单也用不了几次了,随后又改口称以后再说(有录音)——既然改革还需时日,优选名单应该亮出来,评定标准也不能是个谜!龙建辉反问我“以前不是这样操作好久了吗”?!龙建辉的意思是“积非成是”吗?他的话究竟是何逻辑?借用白岩松常说的一句话“他脑子进水了吗?没有!”如此内定代理公司,许多代理公司称前所未闻。赵刚用私人手机通知也容易导致利益输送。法治社会,对于重大事项更应让法规科把关,而龙建辉绕来绕去,完全不讲道理,逼得法规科报警求助。11月13日下午,我再次追问代理公司抽取事宜,龙建辉又否认有内定的代理公司优选名单,称赵刚是在88家中任意抽取。我问他赵刚以什么标准选取10家代理公司入围,他顾左右而言他,说不清楚。
/ S( N3 E2 Q' N* B" w+ T, l; J% I9 s6 c+ h  P/ b7 P( X
      赵刚作为办公室人员,主业应为内勤,其工作职责不包括抽取代理公司,徐伟在“局长打人案和赵刚提供虚假证言案”案发后,把衣钵传给赵刚,还对外严防死守,本来就有交易。龙建辉局长说他到任不够一年就调整局内的岗位设置很不科学,说县领导也是这个意思。但不调整岗位,不意味着可以延续徐伟任期内明显错误的做法。何况,代理公司抽取业务也不属于综合办公室的工作内容。龙建辉到任前,我曾向丁县长汇报代理公司抽取乱象,丁县长说这些都可以对新局长提,显然县领导希望龙建辉在问题面前立行立改,不要回避监督。而龙建辉则十分排斥不同意见,对我的监督十分反感。我在抽取现场的监督只能是个摆设,龙建辉说,这是因为法规科的监督本来就不能是正式监督。难道他给我的监督权是业余的?!龙建辉处于领导岗位,讲话却毫无逻辑,他自相矛盾、逻辑混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我说不能无视问题的存在,他怒吼“以前已经这么干了好久,你到现在才提意见没用”,他的意思是“虱多不痒”吗?龙建辉总忘记他自己说过的话和听到的忠告,比如11月7日,他在警察的执法记录仪下承认有优选名单并承诺几天后拿出妥善的抽取方案,现在又变得遥遥无期了。龙建辉说准备将来通过招标公选一批代理公司,但谁也不会默许他在改革之前,继续这种明显违规的抽取代理公司方式!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决破除一切顽瘴痼疾”,龙建辉却总是重复“以前不是这样操作好久了吗”。他满嘴谎言,撒谎还常常是几个版本换着来。这样的人撒谎必然会伴有“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等并发症,我怎么指望他判断是非、发挥正能量?!面对法规科的监督,他先是蛮不讲理,进而勃然大怒,嚷嚷着要赵刚查证一下我的出勤率,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架势。龙建辉到任前,我局发生几起伤人案,龙到任后,我养伤、住院用了一些时间。我被局领导和赵刚打伤气病,其实,早该去大医院住院治伤,只是因暴力团伙不出钱导致我欠债累累、无钱医治。如今亟需医疗费、住院费等各项费用,而加害人不但毫发无损,一毛不拔,还掌控者不该掌控的权力!
1 P0 Z) t# h: `& w
; b3 _: G% w. v% e2 q8 [      11月9日下午,全局人员在会议室召开整改会议,整改会议是暴露问题最多、最需要集思广益的会议,却对我保密。直到我意外发现才被允许坐下来看文件、提意见,我浏览了一下文件材料,发现“加强对代理公司的管理”、“整顿项目复评乱象”、“杜绝先施工后招标问题”等问题都是亟需法规科关注的。大概文件看了一半,龙建辉对大家说“我们是否可以瞒着上边把时间报得靠前一点,尽管无法按期完成”,张宝随即暗示龙建辉我是外人,称文件材料不管向外扩散,邻座随即从我手中夺走文件。龙建辉局长则下令驱逐我。普通文件瞬间成为他们口中的保密文件。当时的场面极具视觉冲击力。我质问龙建辉,如此毫无原则地受制于张宝,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他说整改会议和法规科无关却拒绝说出正当理由。张宝因侮辱他人被处罚后,不道歉不赔偿,反而更加放肆,而龙建辉受制于张宝,这种搭配很令人担忧。更恐怖的是网上的诅咒,我10月12日外出,10月14日即有人分别在新浪博客和百度贴吧等网站注册极为血腥惊悚的网名用来发表咒语,疯狂地辱骂、恐吓,还发了几百个4(死的谐音),其中提到我被赵刚和徐伟打伤和我的出行事宜,而知道我外出的太和人只有我局人员,因对方猖狂危险,我已向公安局申请预警。其实这种威胁,在徐伟打人案发生前就开始出现,出现多次网络、电话恐吓,我也因此报过警。赵刚在天涯社区以“诛杀chusheng”为网名信口雌黄、污言秽语,杀气腾腾,被识破身份后还责怪天涯网泄露其身份信息并申请注销了其非法账号;后来的赵刚打人案也是因其网络咒骂(污言秽语和咒语)引发的。张宝不但曾逼我发毒誓血誓(诸如“出门被车撞死”),还曾以开批斗会的方式逼我用漏电水壶(已经因漏电被烧焦底盖的水壶)。当时(一年前)徐伟也极力劝我继续用漏电水壶,称张宝脸色不好,不敢给我配备新水壶。我拒绝用漏电水壶并建议徐伟自己用,于是漏电水壶长期像摆设一样放在局长办公室,徐伟离开时没做好交接,导致新局长烧水时发生短路。真是太惊险了!7 M  a. O+ u% M/ ?8 b1 D! g
6 e- D) h. t8 w8 B8 D
      十九大之后,领导要有新作为,加强事中监管,而不能用一句“出了问题我负责”来摆官架子。诚信建设是招投标管理的重头戏,打铁必须自身硬,希望龙建辉坐言起行,少说一些谎话。局长的威信不是靠权力赋予的,需要靠自己的品行和能力来换取。龙建辉到任前,我局案件多发,受害者遭受的精神和身心痛苦巨大。其中徐伟局长打人案发生在法规科办公室,副局长张宝侮辱他人案发生在走廊里,赵刚打人案也是发生在办公室。如今网上再次出现恐吓语言和咒语,而且每次都是发帖当天临时注册的专用侵权工具。安全保障是须臾不能放松的事情。民警提醒受害者在法规科办公室安装监控设备,但龙建辉对此要求很反感并严词拒绝。龙建辉到任没几天就极力劝我调到公安局,称读过公安大学没必要干招投标。龙建辉不顾我的态度,反复游说,称公安局工资高并拿刚调到公安局的原纪委常委为例子剖析工资待遇的差别,甚至愿为受害者的调动奔波找人。看来龙建辉人脉很广,如果他是出于保护受害者,尚可理解,如果是出于其他考虑就令人费解了!他到任伊始的态度为其后续表现埋下了伏笔。
4 A$ X0 B! T$ g  c# H; Z* d! Z% _5 k5 x8 E
      龙建辉局长习惯了打官腔,比如招标代理抽取事宜,明明问题严重却极力掩盖。11月3日龙建辉无事生非,我被迫报警求助,110 让打政府热线,政府热线说该找纪委反映。11月7日两次要夺我的手机未果,公安局对此也有记录。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抵制利益集团,要健全依法决策机制,构建决策科学、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决不允许逐利违法。有权不可任性,有权不能一手遮天,工作上应去除权力寻租空间。在安抚受害者方面,应拿出诚意。而今,不但文件、会议、工作群对我保密,连单位的wifi密码都是对我保密的。甚至有投标人因废标事宜起诉我局,我(法规科)都不知情。还是这家投标人在涉案项目重新开标时,发函申请徐伟等人回避时,我才知道我们单位成了被告。于公于私,我恳请上级领导重新调整领导班子,目前的局领导班子,正能量不足,而且对我存在明显虐待行为。
6 f! d. o5 Y# m8 ]: k/ [" i% A, a& s' I; x$ Z; }6 }
      据代理公司抱怨和知情人爆料:太和的特邀监督员制度加重了代理公司的负担,表面上好像我局人员不再参与监督,事实上经常去,间隔着去,不一定是开标时间去,尤其是饭点(代理公司到饭店安排饭是惯例),代理公司需要付出的费用不会少,甚至还有捎带。知情人称,局长虽然不去吃,但……。甚至有代理直呼不堪重负,因为它被安排做的都是小项目。龙建辉称,他到任一年内不宜有大动作,但他应该清楚更换局长的目的是什么。不需要改革,要他来干什么?面对明显存在的问题,难道要行动迟缓到一年后才能觉悟?工作棚架、鸵鸟心态的背后隐藏着什么?老调重弹的利益输送会否有所延伸?有道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请切记!
. X) ?+ c7 F, {" N5 v! I. W 1.jpg . `; a5 h2 M5 @' Y4 R! l6 j
11.jpg
$ D$ x. J( {9 e 1111.jpg
8 R+ }8 i& W0 W: V9 y. Y 11111.jpg ) s  P9 e2 |  A4 y! X3 M* y7 l" T
111.jpg

72

主题

79

帖子

1344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1344
发表于 2018-7-10 16: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和龙建辉局长官架子很大的,身为太和人对此了解一二,唉,投标这块已经成为潜规则,里面有几个干净的,县纪委都不管估计得弄到省里才会有下文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41

帖子

768

积分

企业老板

积分
768
发表于 2018-7-10 16: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县里的小蛀虫也得好好管管啦,都是代理公司给惯坏了,龙局长不作为可能是等待时机或乃一丘之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登陆|小黑屋|静态页面|阜阳论坛 ( 皖ICP备14023553号 )

GMT+8, 2018-9-20 03: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